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淺析委托合同的任意解除權

2017-03-31 來源:陜西政法網

案情簡介:2011年12月9日,星辰律師所與鑫奇奧公司和案外人徐XX簽訂編號為廣星律民字(2011)第561號委托代理合同(以下簡稱561號合同),該合同約定,就鑫奇奧公司與案外 0人楊XX、官甲借款合同系列糾紛案,鑫奇奧公司、徐XX委托星辰律師所指派的律師為代理人參與訴訟。如鑫奇奧公司及徐XX單方無故終止合同,星辰律師所收取的律師費不予退回;如鑫奇奧公司及徐XX不按合同約定支付律師費和辦案費的,星辰律師所有權單方終止代理,已經收取的費用不予退還,并有權按合同約定追索未付的費用及損失,按照鑫奇奧公司及徐XX拖欠的律師費和辦案費的日萬分之五收取違約金。2012年3月13日,鑫奇奧公司就其與案外人陳XX之間的(2012)深羅法民一初字第148號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以下簡稱148號案件),與星辰律師所簽訂編號為廣星律民字(2012)第051號委托代理合同(以下簡稱051號合同),由星辰律師所指派徐文濤作為代理人參與訴訟。鑫奧奇公司總計應支付星辰律師所45萬元,在辦理委托手續時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在反訴或者開庭前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在收到148號案件結案文書后7日內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其后,星辰律師所指派的律師徐文濤代理鑫奇奧公司開展了該案的訴訟工作,并于2012年3月12日、2012年4月17日參加該案庭審。

2012年3月2日和4月13日,鑫奇奧公司分別向星辰律師所轉賬支付了律師費5萬元及10萬元,總計15萬元。

2012年6月1日,鑫奇奧公司及徐XX向星辰律師所發出了一份《終止委托代理合同通知函》,該通知稱因鑫奇奧公司及徐XX對星辰律師所工作表現不滿意,故解除其與星辰律師之間的關于前述案件的委托代理關系,并載明有關律師費結算的事宜雙方另行商議。

根據我《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條的規定,委托合同的任何一方當事人可以隨時解除委托合同,即當事人擁有對合同的任意解除權。這是因為委托合同是以當事人的特殊信賴為基礎的。委托合同分為民事和商事委托,民事委托合同大多數為不要式,且非營利。而商事委托合同一般是營利的要式合同,其信任所指是受托人的商譽及經營能力,有的受托人專為委托事項而成立公司來經營委托事務,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一旦委托人隨時解除合同,受托人就要遭受重大損失。對于這些受托人應當予以周到的保護。

本案中存在的爭議焦點為委托合同提前解除后,星辰律師所應當收取的律師費金額如何確定。

第一種觀點認為受托人星辰律師所在案件未審理完結就提前解除合同,不需要支付委托合同中所述的“在反訴或者開庭前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在收到148號案件結案文書后7日內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共計費用30萬元。

第二種觀點認為委托人鑫奇奧公司提前解除合同,應當支付在反訴或者開庭前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在收到148號案件結案文書后7日內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共計費用30萬元。

第三種觀點認為鑫奇奧公司在履行051號合同過程中有任意解除權,但是,星辰律師所在鑫奇奧公司于2012年6月1日提出解除合同前,已于同年3月12日和4月17日參加了051號合同中約定的148號案件的兩次庭審并處理了相關訴訟事務,應依照合同的約定“應當支付在反訴或者開庭前支付星辰律師所15萬元”。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百零五條受托人完成委托事務的,委托人應當向其支付報酬。因不可歸責于受托人的事由,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務不能完成的,委托人應當向受托人支付相應的報酬。當事人另有約定的,按照其約定。

筆者認為上述三種觀點均不完善。在第三種觀點的基礎上若能依據案情,鑫奇奧公司也需要適當補償星辰律師所解除合同后的可得利益會更加完善。委托合同解除后所可能導致的損失包含了可得利益或報酬。在合同相對方無過錯(或無重大過錯)的情況下,假設合同如約履行,其必然獲得可得利益或相應的報酬;另一方面,合同責任賠償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補償,從公平原則的角度來看,損害賠償的數額應和對方受損失的程度大致相當,以使其被損失利益得以補償。解除合同時,對于為辦理委托或委托事項所已經開支的必要費用予以賠償一般并無異議;而對于受托方所已經完成的委托事項的部分按照合同的約定支付報酬,一般來說委托一方也愿意接受(往往是因為已經完成的委托事項所占比例較少的緣故);而對于尚未完成的委托事項呢?受托方依照合同約定本來可以獲得的報酬呢?誠然,對于可得利益全部予以賠償亦有矯枉過正之嫌,但若完全不對該可得利益予以一定范圍內的賠償也是明顯不公的。
受托人在未完成委托事務的情況下,單方面解除合同,而委托人基于對受托人和委托合同的信賴,安排處理其他事務又不可能親自處理該事項,并且短期內又無法及時找到合適的受托人來處理時,不可避免地會給其帶來預想不到的損失。如果不能有效追究有過錯的單方面解除合同者責任,則委托人時刻要承受著擔心受托人隨時解除合同的不安。這種由于委托合同的不確定性而產生的雙方都可能有的不安全感,對委托合同本身及與其有關的代理制度構成了巨大的威脅和損害,并最終有可能使它們逐漸失去意義。

另一方面,委托人在受托人花時間、精力和其他投入為代理事項積極準備且放棄了一些機會(對其而言存在著機會成本問題)的情況下,并在處理委托事務尚未完成前單方面解除合同,受托人可能會因此而少得報酬。因此筆者主張,受托人除應得到自己已完成部分應得的報酬外,對不可歸責于其的單方面合同解除減少的報酬部分,是有權獲得的(至少是部分獲得);同時委托人還應賠償由此造成的其他損失。任意解除合同是允許的,關鍵要有一個合理的救濟。只有權利與義務平衡,該制度才能發揮積極的作用。

(鎮巴縣人民法院  鐘文柱 呂佳音)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政法委員會 ???? 技術支持:西安未來國際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bet007足彩时比分直播